欧美手游重镇—芬兰

2016年,公司CEO Charlie与腾讯副总裁刘炽平先生 在芬兰赫尔辛基(腾讯并购Supercell)


小国大能量 - 看似小国家却蕴含着无穷大的能量

芬兰,一个人口只有550万, 国土面积33.8万平方公里,其面积相当于中国的云南省,但就是这样一个地理小国,在国际上却有着自己鲜明的烙印,从全球顶级的通力电梯,到曾经无限风光的手机霸主诺基亚,再到一飞冲天的“愤怒的小鸟”,更是在2016年腾讯以86亿美元巨资收购芬兰游戏巨头Supercell,本次收购刷新了芬兰企业被外资收购的最大金额记录,看似小国家却蕴含着无穷大的能量,芬兰人也用实力和创意回击了“小国无文化”的谬论。

在欧美游戏行业,手游行业爆发过程中资本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就是芬兰。在应用商店发展的初期,该地区,尤其是首都赫尔辛基诞生了一系列知名的初创公司。超级明星公司是Supercell,在跨平台MMORPG游戏《Gunshine》失败之后,当时的六人创业团队决定改做iPad游戏,并陆续推出了《卡通农场》、《部落冲突》、《海岛奇兵》和《皇室战争》等四款收入破10亿美元的大作。

当然,它并不是唯一的成功者,《登山赛车(Hill Climb Racing)》开发商Fingersoft凭借一款游戏就大获成功,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发行品牌(Round Zero);《呆萌小怪兽》开发商Seriously2018收入同比增长65%至6900万美元、Next Games的《行尸走肉:无主之地》也取得了不错的成功、Futureplay旗下的放置游戏和发布的《Battlelands Royale》也小有名气。相信不少人都很好奇,芬兰是如何从一个地理小国炼成一个手游大国,成为欧美手游重镇的呢?

根据最新数据显示,2019年,芬兰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达3200人,但公司的平均规模基本上不超过100人,平均一个公司仅20人左右。2019年收入为15.6亿美元。对于仅有300名左右员工的Supercell而言,这意味着员工的人均收入贡献超过3600万人民币。这样的“小而精”的人员配置不仅能促进公司勇于创新,而且还可及时地应对市场变化。

一流的芬兰教育 - 芬兰游戏产业跟教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

芬兰游戏产业在全球范围内如此成功,跟该国的文化、教育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尤以下几个方面最为突出。

作为全球历史悠久手机游戏之一,诺基亚研发的《贪吃蛇》从创意到玩法至今都为人津津乐道。诺基亚的手游先驱者身份为芬兰游戏产业的发展留下了宝贵的财富,对整个研发体系注入了强大的推动力,手机游戏平台方面更是人才济济。

芬兰的教育制度一直令国人倍感自豪,独特的教育优势为游戏行业输送了不少专业人才。芬兰陆续将编程课程引入到小学课堂,从小就开始培养该方面的人才,为游戏公司储备优秀人才。截至目前,芬兰已有17所学校开设了游戏教育课程。

大环境方面,除了各种非盈利的游戏开发者协会与行业人士进行经验分享外,芬兰政府和投资组织也乐于帮助游戏行业,比如,著名的芬兰投资机构 Tekes 每年的投资预算高达7亿多欧元(约合46亿人民币),有超过100多家本土企业受益。

此外,由于规模小,本土公司几乎在成立之初就放眼全球市场格局。各家公司之间形成类似自行车比赛的竞争关系,当某家公司看到其他公司取得了成功,他们则会提升自己的竞争力,迎头追赶,带领芬兰游戏行业继续勇往直前。

总的来说,在过去这些年间,芬兰不仅在教育方面投入游戏人才储备,芬兰游戏行业也已经完成了转型,它不再是最初的欧美游戏业初创之都,而是成为了手游时代的重镇,此前的那些初创公司,已经开始一个又一个地成为业内明星企业,也逐渐成为资本青睐的对象,正如腾讯斥巨资收购Supercell。

注明:部分数据来源于Gamelook和腾讯游戏